中文 > 知事专栏

从这里开始为正文。

Updated:August 1, 2018

中文

知事专栏(2018年8月)

健康寿命和医疗费

 被称为少子高龄化社会已经很久了。尽管出生率下降有了一定的停止,但是还没有逆转,还处于危机状态。而另一方面,战后创造了一个时代的团块世代,都已经70多岁了。我总是提到的海螺姑娘的爸爸磯野波平的年龄设定是退休前的54岁(当时的退休年龄是55岁),那么现在70岁的人一般的来说,看上去要显得年轻些。根据厚生劳动省发表的2016年的平均寿命数据,男性为80.98岁、女性是87.14岁。另外,没有因健康问题而使得日常生活受限制的的健康寿命,男性是72.14岁、女性是74.79岁。
 据世界保健机关(WHO)发表的世界保健统计,在2018年,日本的平均寿命是世界第一,健康寿命是世界第二。
 高龄化的同时医疗供给体制的高度化也在发展,国民医疗费每年都在增加。2015年度的国民医疗费日本全国是42兆日元。每人平均是33万3千日元。埼玉县是全国最少的为29万1千日元。
 医疗保险制度加入者的医疗费从不同年龄层来看分别为0至4岁是23万日元、5岁至9岁是12万9千日元、10至29岁是10万日元以下。从30岁开始一点点增加,到54岁是22万8千日元和0至4岁的差不多。考虑到免疫力和体力衰退,从55岁开始医疗费就开始上升,75至79岁是79万3千日元。从80岁开始,就超过了90万,大概是年龄再加上10万日元。
 像这样,伴随着高龄化医疗费的增长也是不可避免的。不言而喻护理费也是一起连动的。
 健康的人,不仅在工作,在志愿者和兴趣的世界中也有他们积极工作的身影,已经证明越是工作的人越是健康。享受劳动,在劳动中得到乐趣的同时,也可以不给别人增加麻烦和负担,从医疗费的角度来说也是一样的。

埼玉县知事 上田清司